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象彩票注册 > 察雅县 >

“报党恩”:罗布不泯的初心

归档日期:03-14       文本归类:察雅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村里的人看见我来了,就会立即跑着告诉其他人,然后该搞卫生的搞卫生、该出工的出工、该下地的下地,生怕我这个烦人的老头又来啰嗦。”罗布玩笑间略带自豪。

  罗布,察雅县公安局退休干警,烟多镇夺赤村“两委”班子和驻村工作队请来的义务监督员和产业项目顾问。虽然家在几公里外,却几乎每天都能在夺赤村里看到这个已经66岁、目光炯炯有神的大光头挺直腰板四处忙碌的身姿。

  他的职责范围广泛,小到整治村里的卫生死角、协调邻里间的矛盾纠纷,大到规划村里的发展计划、申请和实施各种项目,拉拉杂杂、方方面面,然而,从不要村里一分钱的报酬。

  “退休后能有这么个平台,可以让我发挥余热,继续践行‘回报党恩’的初心,这就够了。”他对目前的状态非常满意。

  罗布到夺赤村义务工作,始于自治区开展第一批强基惠民活动那年。“2011年,我们到夺赤村开展强基惠民工作,为帮助村民发展生产、增加收入,准备建村集体经济,正缺一批有威望、有文化、有能力、有经验的人,听说邻村有一位退休干警符合所有要求,关键还是个热心肠,于是就上门请他出马。”第一批驻村工作队副队长普珍说。

  “1994年,因为患重病,我不得不退下工作岗位。当夺赤村第一批驻村工作队洛泽队长他们上门来邀请时,我的身体已经好转,于是就不顾亲友反对,义无反顾地答应了。”罗布真挚的神情,满是对党和人民的深沉感情。他说,这份情感源于党对他如再生父母般的恩德,源于组织上对他如亲人般无微不至的关怀,源于群众对他如父兄般坚定不移的信赖。这份情感是他能够不断服务基层、服务人民的源源动力。

  六岁时,中央在西藏全面实施民主改革,家乡人民欢呼雀跃的场景,至今仍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一尺来长的木板子上写着各家的户名,家里的长者欢天喜地地用石头把它钉在政府分给自家的地头上。”回忆中夹杂着感慨,“连人身自由都没有的农奴,居然一下子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那真像是一下子从暗夜里到了明媚的阳光下!”

  几年后,政府在察雅的一座寺庙里办起了第一所学校。罗布成为首批入学、且年龄最小的孩子,“在那里,我掌握了30个藏文字母,种下了文化知识的种子,也种下了对新生活的希望。”

  刚成年,政府就送来了就业机会。1973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航空学校训练团到西藏来招收学员,罗布被顺利录取。“我想要学站岗!”面对通讯、摄影、油料、汽车驾驶、汽车修理等各种从没听说过的专业,罗布想起门口神气的岗哨,脱口而出。首长被逗笑了,连连摆手后,将他安排学习汽车驾驶技术。“

  一个一无所知、一无所长的农牧民青年,在国家的悉心培育下,成为了见过世面、有一定文化知识、具备专业技能的人,如果不用所学到知识造福人民、回报家乡、为基层发展出力的话,就太对不起党和国家的悉心培养了。”罗布前面一再提到的初心,就是在这段时间清晰起来、坚定起来的。

  五年后,罗布和四十多名来自西藏各地的学员毕业。组织部门根据中央安置的相关规定,把他作为特殊兵,安排到了当时福利待遇比较好的昌都邮车站。为更好地实现初心,他主动申请回到当时的国定贫困县——察雅县,“因为那里更需要我。”他坚定地说。

  到了察雅,罗布发现整个县里只有两辆车,他就主动承担了开车和教授其他驾驶员驾驶和维修技术的任务。进入八十年代,顺应改革大潮,他承包了车队,取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并带动一部分人发家致富。几年后,根据国家政策,车队被撤销,组织上将他安排到公安局当了干警。办案、翻译、开车、修理……所有能干会干的工作,他一腔热情地抢着干。“我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只要是党的要求、人民的需要,我就要尽心尽力。”

  承担的任务越来越多,上山下乡、加班熬夜成了罗布的工作常态。终于,长时间、高强度工作下,身体扛不住了。经医院检查,确诊患上了肝硬化,他倔强地扭头就走。“我这个病再怎么治都好不了,何必浪费国家的钱呐。”

  县里知道这个情况后,非常重视。县领导三次到家中探望和劝说,表示可以调在企业工作的妻子到机关工作,为他解决后顾之忧,还提出,为了让他得到好的治疗,无论在哪里做任何检查和治疗,全部予以公费报销。罗布的心再次被深深地感动了,不但拒绝了给妻子调动工作的好意,还坚持不去医院治疗,理由还是不能浪费国家的钱。一直到完全倒在病床上,罗布才在县里的安排下强行送到成都就医。

  经过积极治疗,病情得到一定控制,逐渐能行动了,罗布又坚持回到了工作岗位上。考虑到身体状况,局里将他调到办公室从事稍微轻松的行政工作。一年后,罗布不顾再三劝阻,递交了退休报告,他说:“我们办公室的职责之一就是规范上下班制度,因为身体原因需要经常请假,既然不能为人民服务,就不能拖单位的后腿。”

  适当的休养加上藏医西医结合治疗,罗布的身体居然在十几年后奇迹般地恢复了。年过花甲的他再次决定用余生所有的热情和能量来为群众做些实实在在的事儿,以延续因病未能坚持的初心。

  时间转瞬即逝,八年来,夺赤村建砂石厂、成立农牧民施工队、规划荞麦加工厂......罗布一直不遗余力地参与其中。不是开着自家的车子到县里、市里甚至拉萨,向有关部门汇报村里的集体经济发展计划,争取项目投资和政策支持;就是骑着摩托车到村委会,和村“两委”班子、驻村工作队分析村里的优势和问题,商量解决办法和对策;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挨家挨户“串门”,给村民讲村里的穷根在哪里、怎么拔出来、怎么不让它再长出来,引导群众把思想统一到党和政府的决策部署上来,把力量凝聚到落实村里的发展规划上来。

  在各方不懈的努力下,原本贫困的夺赤村致富路子越走越宽,原来为零的村集体经济,到去年固定资产已经超过320万,并且即将又翻一番,村民年人均纯收入据保守估计已经达到了6000多元,比2011年增加了6倍。

本文链接:http://chisp.net/chayaxian/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