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大象彩票注册 > 丁青县 >

西藏丁青县孜珠寺 雍仲苯教的圣境

归档日期:03-13       文本归类:丁青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孜珠寺奇异的圣境(图/阿里)丁青,藏语意为“大台地”,古称“琼布”。从丁青到昌都、盐井一地,过去都曾属于象雄王朝,在松赞干布打败象雄王李迷夏后,经历几代赞普的征战,它终被收归吐蕃王朝所有。因明朝

  公元6世纪时,一位象雄王子成为苯教新一任的教主。在苯教徒的传说中,这位名叫辛饶米沃的王子是15000年前的人,而之所以要把年代推那么久远,是为了试图证明,释迦牟佛抄袭了辛饶米沃的教法。

  当然,我们要相信史实。辛饶米沃是公元6世纪的人,他很早便献身宗教,并宣布获取了一些苯教方面的神通,建立了自己系统的理论和教规,于是从象雄来到吐蕃地区传教。当他遭遇原始苯教的风俗传统时,他并未莽撞地一概废除,而是善巧地吸收并加以大量改革,例如用糌粑和酥油捏成各种彩线花盘的形式,来代替原始本教中要杀生祭祀的动物,这就是朵玛和酥油花的最初起源。被他改革过的苯教,根本理念已发生很大变化,被称作“雍仲苯波”雍仲,就是那个“卍”字符。

  两百多年后,这种巧妙借用再一次发生。从印度传来的佛教,为了能在吐蕃顺利传播,借助了藏区许多原有的仪式,例如煨桑、玛尼堆和朵玛、酥油花。但藏传佛教绝非印度教与苯教的混合产物,真正能决定一个宗教核心的,是其所宣扬的理念。构建藏传佛教的整个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与印度佛教一般无二。

  我们的车开到了山顶。这里有一座借鉴了现代建筑技术和造型的大殿,正在修建。本想进去看看传说中“造像规格向佛教借鉴了很多”的苯教神像,结果未能如愿。

  在临时会客厅,寺管会主任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照例是热腾腾的酥油茶、油酥和风干牛肉。他告诉我们,就在我们来之前,西藏自治州党委书记金书波刚刚才离开,他也是来考察孜珠寺的,还留下了一本书,《从象雄走来》。“喏”,他指指靠墙的一排彩色木漆柜顶上竖放着的一本书,“就是那一本”。

  “金书记可是个学者啊”,嘉措老师感慨。东智也连连点头,说这本书真是写得扎实,一点也不“水”。

  听他们介绍,金书记是历史系出身,颇有学者风范,数年来不懈地探索,跋涉在古象雄大地,从对西藏本土宗教苯教及教主辛饶米沃的考据分析,到对古象雄都城穹窿银城的寻找,还多次去到札达曲龙村察看并论证象雄都城。“金书记对阿里有极深厚的感情”,嘉措老师说,“他自己都说,阿里的魂灵附在了我的身上。”

  好奇地跑去彩柜拿了书下来看,一翻就合不上了。《从象雄走来》将主线凝聚在一位美丽女子身上。巧合的是,这位女子竟与文成公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是松赞干布的妹妹、文成公主的小姑子象雄王李迷夏的妃子,萨玛嘎。以她为交点,吐蕃王朝与象雄被连接起来,整个西藏大地早期地方史的轮廓由此厘清,如星辰般交相辉映。

  当年,松赞干布娶了象雄妃子,而萨玛嘎也被嫁给象雄王李迷夏。然而,这位象雄王沉迷于其他美丽嫔妃,对萨玛嘎十分冷落。这位雪域长大的烈性女子,心里便燃烧起复仇的熊熊烈火。复仇的结果,就是她用暗语给自己哥哥写了一封信,希望哥哥和自己里应外合,一举拿下象雄。在那首如同谜语般的诗歌长信中,将象雄的政治、军事等情况说得清清楚楚。

  于是,松赞干布一举征服了象雄。李迷夏被杀,象雄王子逃亡他境象雄、苏毗,原是比吐蕃文明程度高出许多的政权。但在松赞干布在位期间,一切都改变了。难怪藏人会视他为一代中兴之主。

  联想到这些,也就理解了金书记会特意前来孜珠寺。和辛饶米沃相关的、3000余年历史的苯教寺院,而丁青又曾是“上中下象雄”中的下象雄。

  还有,孜珠寺是目前苯教教学体系最为完备的寺庙,许多古老的苯教经书、宗教仪式和法具器物,只在我们寺院有传承和保留”,寺管会主任一边劝茶,一边笑眯眯地说,“比如每12年才演出一次的神舞《极乐与地狱》。”

  极乐世界与地狱,本是佛教中的理念。当藏传佛教全面覆盖吐蕃大地数百年后,居于弱势的苯波教也反过头来借用佛教的仪式与概念:皈依、观点、行为、果位而在寺院建筑、僧人服饰、经文内容、法器应用、仪式仪轨上,更是近乎全盘挪用。

  像提着茶壶,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忙着给每一个人倒满酥油茶的这位苯教僧人,猛一看,这衣着造型还真看不出和拉萨三大寺有什么区别。临时会客厅外一片喧闹,是年轻的小僧侣正在辩经,那手势、方式,跟色拉寺辩经场的一模一样。事实上,我的一位僧人朋友便说,曾有苯教僧人专门来他们那里学辩经的各种规范,回去后套用在他们的经典上。

  在这里,我们没有邂逅文成公主,却邂逅了她的小姑子;没有遇到松赞干布,却遇到了吐蕃王朝的第二代赞普,以及和大西藏历史文化紧密相连的象雄史,也是一段有意思的缘分吧。

  离开孜珠寺时,夕阳正映照在那些嶙峋石山的洞窟中,这些石林3000年前在这里,3000年后的现在也在这里。这里最早并没有寺院,只有一座神山和神山上修行的苯教徒,在漫长的岁月过后,以寺院为核心的苯教僧团建立,一代代将教义与文化传承下来,直至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样子。这是历史从未断流的承袭。

本文链接:http://chisp.net/dingqingxian/239.html